chinalubricant(微信号) | 官方微博 | 网站首页 | 帮助 |
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业界风云 正文
关注我们:

申请破产!这家美国大型石油巨头倒下了

纳克
打印 RSS
字号:T|T
摘要:在这场原本属于沙特与俄罗斯的油价大战中,美国页岩巨头却“躺枪”了。

在这场原本属于沙特与俄罗斯的油价大战中,美国页岩巨头却“躺枪”了。
 
4月1日,惠廷石油公司(WhitingPetroleumCorp.)面对逾22亿美元到期债务,正式向德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成为了今年油价战中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第一个牺牲品。
 
事实上,这种“牺牲”可能并非偶然事件。
 
早在3月中旬,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EnergyCorp.),鉴于90亿美元的负债以及油价暴跌的重重压力,已经开始与债务重组顾问接洽。
 
能源研究公司PickeringEnergyPartnersLP预测,未来两年时间,多达40%的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在应对油价暴跌和冠状病毒爆发时可能会陷入破产或困境。
 
如此来看,颠覆了世界石油格局的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01
第一家美国页岩巨头倒下了
 
企业兴衰本是稀松平常之事,但“一方霸主”的落寞难免令行业唏嘘。
 
惠廷石油公司成立于1980年,是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见证者和领军企业之一。在2014年,公司以60亿美元收购了竞争对手科迪亚克石油天然气公司(KodiakOil&GasCorp),成为了巴肯(Bakken)、三叉(TriksFork)页岩区最大的石油生产商。
 
惠廷石油美国本土运营地图
 
直到目前,惠廷石油公司依然是北达科他州(NorthDakota)第二大的石油生产商。
 
公开资料显示,惠廷石油公司掌控着北达科他州和蒙大纳州(Montana)的巴肯和三叉页岩地区最大的生产作业面积之一,并且在总部所在地——丹佛-祖尔斯堡(Denver-JulesburgBasin)盆地拥有大量资产。
 
到2019年年底,公司拥有4.854亿桶石油当量的探明储量,原油、天然气凝析液和天然气占比分别为55%、21%和24%。
 
年报显示,惠廷石油公司2019年油气产量为4580万桶石油当量(约合623万吨石油当量),相当于国内的中型油田产量。截至2019年年底,公司拥有5021口生产井,已开发区块和未开发区块面积分别为82.4万英亩和17.1万英亩,总资产高达76.3亿美元。
 
可就是这样一家规模雄厚的石油公司,一直未从2014年那场石油危机的泥潭中脱身。
 
过去五年时间里,惠廷石油公司有四年亏损,长期处于债务缠身、盈利困难的尴尬境地。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沙特和俄罗斯的油价战,直接压垮了这家知名的页岩油气企业。
 
2019年以来,短短3个月的时间,公司股价一路下跌91%,市值降至6200万美元,而2011年公司市值还在150亿美元的高位。
 
更为致命的是,20美元附近徘徊的桶油价格,使得惠廷石油公司难以维持生计,更谈不上去偿还到期的高额债务。
 
鉴于此,惠廷石油公司4月1日向德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并在其破产请愿书中列出了36亿美元的债务和价值76亿美元的资产。
 
目前,惠廷石油公司已与部分债权人达成原则性协议,债权人将用22亿美元的债务换取重组后公司97%的股份,公司现有的股东则获得重组后公司3%的股份。
 
惠廷石油公司表示,目前资产负债表上拥有5.85亿美元的现金,将继续正常开展业务,承担重组期间的应尽债务,不会对其供应商、合作伙伴或员工造成重大干扰。由于有充足的流动资金,在重组期间将不需要额外融资。
 
02
美国页岩油气企业破产潮可能要来了
 
事实上,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因国际油价暴跌而破产,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4年,为削弱页岩油市场份额以及增强市场话语权,沙特及其盟友拒绝在油价下行期间减产,加速了原油价格的暴跌。在当时的油价危机中,美国有超100家小型独立页岩油公司走向破产。
 
如今,国际油价暴跌的戏码重演,而且在新冠疫情与石油价格大战的双重作用下,国际油价跌的更加凶猛。
 
2019年12月31日,布伦特国际原油价格还维持在68美元每桶左右,但截止3月30日,布伦特油价则下挫至23美元附近,跌幅超过66%。
 
这一价格水平,对背负沉重债务负担的美国页岩油气企业而言是致命一击。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Energy数据显示,美国页岩油公司中只有16家在生产成本低于每桶35美元的情况下,能够继续维持油田运营。
 
如果油价持续在当前低位运行,整个行业将无利可图,美国油气行业未来几个月将面临大量的违约风险,众多美国页岩公司将濒临破产边缘。
 
能源服务公司JTDEnergyServices首席策略师约翰-德里斯科尔(JohnDriscoll)在接受CNBC采访时就曾表示,“我不想成为厄运论者,但我认为惠廷只不过是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目前来看,美国石油公司生产经营确实不太乐观。
 
据报道,阿帕奇(Apache)、墨菲石油(MurphyOil)、来宝能源(NobleEnergy)和赫斯基能源(HuskyEnergy)等众多油气企业迫于形势,陆续削减全年资本开支。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响尾蛇能源公司、加利福尼亚资源公司在内的数十家油气企业更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财务危机。
 
瑞穗证券分析师PaulSankey甚至表示,美国有超过6000家的石油勘探企业,受此次低油价冲击,最终可能有70%的公司面临破产。
 
03
“破产潮”不代表页岩产业崩盘
 
种种迹象显示,美国石油生产商可能成为油价战的最大受害者。可是,这并不代表美国页岩产业的繁荣就此落幕。
 
众所周知,油田如果中断石油生产,将大概率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后期再想复产将非常困难,甚至出现无油可采的境地。这也是当前国际油价暴跌,各国仍维持正常油气生产的一个重要因素。
 
可是,拥有独特地质条件的北美页岩区却是一个特例。与常规油田不同,北美页岩的密度非常之高,几乎可以立即关闭生产而不会产生不利的长期影响。
 
这一点,从石油和天然气巨头雪佛龙(Chevron)的投资策略也可以得到验证。
 
3月24日,为响应当前的市场状况,雪佛龙宣布将其2020年资本支出计划减少40亿美元,其中最大的削减就将来自美国最大的油田——位于西德克萨斯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Permian)。
 
雪佛龙上游公司执行副总裁JayJohnson表示,“我们专注于完成已经在建的项目,这些项目将在未来几年启动,同时保持我们的能力,以便在价格恢复时增加二叠纪盆地和其他地区的短周期活动。”
 
显然,二叠纪盆地的页岩油气生产归属于短周期活动,具有较强的机动性和韧性。
 
对于石油价格战下页岩产业的未来,IHSMarkitLtd副主席丹尼尔·耶尔金(DanielYergin)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破产了,但是岩石没有破产。”“一旦一切都摆脱了,就会有其他人开发页岩。”
 
耶尔金进一步表示,页岩生产商的幸存者将变得更精干,更精通技术,这意味着更低的生产成本和更高的产能,俄罗斯和沙特需要做好应对下一次油价反弹时,美国页岩繁荣的准备。
 
或许,当油价再次触达每桶50美元页岩油重振的门槛,美国页岩凭借其基础设施、迅速复产的能力以及丰富的储量,将继续冲击全球石油格局。
 
 
 
 
中国润滑油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润滑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广告位40招商